星期日, 12月 31, 2006

[怒]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Dec, 29, 2006]

每次都被 Blogger 的張貼失敗搞到很怒。浪費一個多小時事小,重點是完全沒有心情重打一次。硬打出來的東西怎麼看都不對味。

二十九號去了克里夫蘭自然史博物館(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CMNH),CMNH 就位在克里夫蘭美術館的對面,Case 的學生同樣可以免費參觀,連租語音導覽器都免錢,真棒(迷之聲:廢話!一年兩萬多美金的學費啊)。

雖然 CMNH 的展覽比較偏兒童向,但和台中科博幾乎全以教育性裝置為主的走向不同,CMNH 有很大一部分的展覽空間是用來展出典藏品的(當然,最重要的藏品還是以複製品展出)。而且詳盡的說明牌與語音導覽(總共有四小時以上)不只介紹這"一種"收藏品的意義,也經常強調觀眾眼前這"一件"藏品本身的來歷與故事。例如化石區的 "Happy"(Haplocanthosaurus delfsi)便是該種恐龍的模式標本,而威猛無比的鄧氏魚(Dunkleosteus terrelli)化石則是克里夫蘭地區土生土長,且其命名者更曾任職於 CMNH. 特展的部分,Robert Turner 的自然攝影作品美得令人窒息,可惜販賣部雖然有賣他的攝影作品,卻是以義賣的方式限量發售,隨便一幅都是數百上千美金的高價。至於暴龍 Sue 的特展反而比較沒有感覺,展場的設計明顯偏向兒童教育,值得看的也就是 Sue 的化石(複製品)而已了。上面放的那張照片就是 Sue. 展場得人其實很多,我剛好抓到一個好角度都沒拍到人 :)

博物館除了室內的展場,還有一個小動物園。我個人對動物園的看法雖然不算是積極的反對,但是多半是抱著保留的態度的。CMNH 的小動物園感覺倒是還不錯,因為裡面很多的動物都是收容失去野外生存能力的或者是其他機構繁殖過度的。很有趣的一點是,這裡的解說牌除了介紹這種動物,還會特別介紹園內飼養的那一隻動物的來歷。下面的相簿中可以看到管理員對山貓("Bob"cat!!)拋擲食物。這可不是耍把戲給遊客看(雖然遊客是看得很高興),而是一來為了讓兩隻山貓各自知道哪塊肉是給誰吃的,二來避免管理員離他們太近,因此訓練他們必須要站到屬於自己的木樁上才給吃。

2 則留言:

Lucky 提到...

已經養成習慣了,每次要發佈前都會先把文字貼到 notepad 去備份

Palsuet 提到...

樓上正解

我都習慣先用notepad打好再存檔
才貼上來

這樣自己有一份, blog上也有一份
(不會兩邊都出事吧? 除非世界要毀滅了)

畢竟一篇一篇自己的心聲
可是將來老年時懷緬的根據啊
想想原來自己也有過年輕的日子
做過許許多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