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17, 2006

王光美過世的新聞 [16, Oct, 2006]

(十月十八日補:謝謝我老娘提供的額外資料。)

(這篇原本是十六號就貼了。但是美國東岸時間十七號晚上十點十六分,我修改了一下這篇文章重新張貼,已經顯示張貼成功的訊息,旦文章卻莫名其妙消失了。還好電腦裡有 Google Desktop 的快照。詭異,詭異。)

在看咕狗新聞的時候瞄到這篇,王光美病逝北京的新聞。 而我的外公也在今年初過世,想來也該給他老人家寫點什麼了。正巧,他也姓王,他在家族裡也排光字輩。

先不說我外公,說說王光美吧。這個名字在台灣大概沒有什麼特別的名氣。在中國大陸呢?其實我也不知道。但在中國近代史上,王光美身為民初少數高學歷女性,後來成為國家主席夫人,文革時遭到批鬥下獄直至後來平反的人生傳奇也很值得一看了。只不過中共媒體寫起這類經歷過文革迫害之人總是避重就輕,比較起來香港媒體與台灣媒體寫的就詳細多了。(十月十六日補:以下是三篇聯合報上的新聞。我不確定聯合報的連結有沒有時限。現在先放直連,掛了在換我自己的備份好了。新聞一新聞二新聞三)。王光美至死沒有說出他與劉少奇在文革時的真實經歷(以及關於她與毛家後人完全不合情理的"一笑泯恩仇"聚會的實情),或者說,沒有能活到中國的大環境允許她說出這一切,對中國近代史來說終究是一大損失。

我外公與王光美是堂姐弟,在清末民初那個年代中國的家族觀念還很重,同輩在家族中也就好比兄弟姊妹了,外公在北京唸書的時候還曾經住在王光美家。到了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撤退至台灣時,十幾個兄弟姊妹中只有兩人跟著國民黨政府來台,一個是我外公, 一個就是中國最後一個空戰 ACE 王光復。其餘留在大陸的兄弟姊妹,別的不提,一個王光英當了天津副市長,一個王光美嫁給劉少奇成了"國母"等級的人物。想當然爾,國民黨政府不但不可能讚 揚來台的這兩個倒楣鬼的忠誠,照當時草木皆兵的程度沒有把他倆除掉就算大恩大德了。而事實上戰功彪炳的王光復來後來就被冷凍起來,再也沒有碰過軍機,一九六五年退役,七九年(我出生那一年)赴美定居至今。網路上搜尋王光復的消息,很有趣的是幾乎都是老共在把她捧成民族英雄,說他與祖國關係較好,甚至說他是 因為"不願參與內戰而赴美定居"--最好是一九九七年國共內戰還在打啦,而且來台以後國民黨政府根本不讓他管事了(這一篇算是比較中肯的,雖然某個程度上還是不出宣揚民族主義的範疇)。而台灣這邊就只有一些對戰史有興趣的人還知道王光復這個名字了。例如這裡這裡

至於我的外公,我一直不覺得他的身分有什麼特別,對我來說外公是一個藏書很多,經常帶著我看書的人。但是我娘與外婆講古的時候總是說我娘小時後那段時間外公很不顧家,每個月拿到薪水以後就去打牌,且打牌就是為了要輸錢,不輸光是不進家門的。但在同時,他在公事務上的清廉又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那個年頭的校級軍官還算是有點身分特權的,但我娘總說她唸書的時候,她爹連一枝辦公室的筆都沒給她帶回來過。外婆則說他非常疑神疑鬼,一次家裡養的母雞在翻電燈泡(養雞當然是要他生蛋。但是母雞的蛋被拿走了會心神不寧,所以在窩裡放幾個舊燈泡給牠孵)發出聲響,外公就緊張得到處搜索說有人躲在家裡。

一直到這幾年我才感覺這些故事並不單純。某個程度上我懷疑外公當時是在裝傻保身,在私上讓人相信這傢伙沒什麼出息,在公上又做到讓人抓不到把柄。此外外公家曾經三次遭竊,三次掉的東西都很特定--一次是美金,一次是新買的收音機裡的真空管,一次是裝著拍了一半的底片的照相機。這幾樁竊案讓我外婆至今晚上睡前都要把整棟房子鐵門鐵窗層層上鎖(她的大門曾經裝到多達六道鎖)。她只是單純的怕賊,我卻總覺得那兩裝竊案說是單純的小偷犯案時在太牽強了點。另一件事是我把這些想法告訴我娘以後她告訴我的。外公在大陸那一邊的親戚後來有些也移居到了美國,因此跟台灣有了一些書信往來,但是我們這邊收到的信件不旦經常被拆,甚至出現過裡面只有一些生活照而無信件的狀況,這種現像一直到兩岸開放的年代才結束。

或許這些還稱不上白色恐怖或是迫害,但是我相信外公一家當時是被國民黨政府所不信任甚至監視的。後來(外公失智臥床以後)我常常笑我外婆說你們真倒楣,共產黨說你們是蔣匪,國民黨說你們跟共匪有瓜葛,民進黨(那時候還沒台聯)說你們是台奸,真是三面不是人。

2 則留言:

yvonnewang 提到...

你外公的爹和王光美的爹是親兄弟。
王光美的爹在大排行中行三,你外公的爹行九。

Bob Lu 提到...

07 年的一篇王光復訪問紀錄:

http://blog.roodo.com/samuel1266/archives/4212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