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10, 2009

[July, 5th, 2009] Glensheen Historic Estate

星期天下午三點半即將搬走的室友忽然拿著一本 2007 年的 Duluth 導覽手冊(顯然是在打包的時候挖出來的)跑來指著其中一頁問我說這是否就是我提起過的傳說中的 Duluth 豪宅鬼屋。我說就是。其實這地方說要去很久了結果一直沒去。之後又是打工的打工作實驗的作實驗,因此擇日不如撞日就乾脆硬衝當天四點最後一場導覽吧。
##CONTINUE##
Glensheen 現在屬於 UMD 下轄的博物館,但是 UMD 學生/員工票價居然只能省一塊錢,真是有夠摳的啦。買了票,還小跑了一段才追上已經出發的導遊(也是 UMD 的學生)。參觀大宅內部這段時間是不能拍照的,因此想要有圖有真相的朋友們抱歉啦。

這裡先簡單介紹一下 Glensheen 宅邸的歷史。這棟豪宅是在二十世紀初由 Duluth 富商 Chester A. Congdon 所建的。當年價值超過八十萬美金,折合當今物價竟然是超過三千萬美金的巨資。Chester 的妻子,Clara 或可視為生活於世紀之交的美國女性的象徵:一方面是受過大學教育的第一代女性知識分子,一方面又保有以相夫教子為優先的傳統價值觀,並且終身真誠地愛著自己的丈夫。導遊說了兩個故事:Clara 活到了九十多歲的高壽,Chester 卻比 Clara 早死了三十多年。當時的傳統是寡婦會著數年的喪服,但是 Clara 卻自此後的三十年都只穿黑衣。當然這種事情跟中國傳統故事裡面那些真節烈女有像到,從現代的角度看來未免過度,令人難以認同。但是第二個故事就真的很令人動容了:Glensheen 一樓走廊上掛了一對 Congdon 夫婦的畫像。畫中的 Clara 是一位老婦人,Chester 卻是一位帥氣的大叔。這是因為這兩幅畫皆是在 Clara 七十幾歲的時候畫的,Chester 當時已經過世二十年,故畫像是根據他生前一張照片所畫。照片中的 Chester 穿的是一身黑色西裝,畫像畫好時當亦如是。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畫像上,Chester 的胸口上卻別了一朵康乃馨。咸信是 Clara 後來自己將當年她每天早上給 Chester 一朵康乃馨別在胸口的記憶畫了上去。

Glensheen 的鬼屋傳說則是來自於 1977 年的一場謀殺案。Congdon 夫妻的小女兒 Elisabeth Congdon 及她的看護遭到謀殺,兇手據信是 Elisabeth 養女 Marjorie 的丈夫。但這個判決在八零年代被法院推翻,即便重審時嫌疑犯再度全盤認罪,最終仍因罪證不足而獲釋,不久後卻自殺身亡。至於一直被鄉民們懷疑與此案脫不了關係的 Marjorie, 其後因為各種大大小小詐欺案件(包括保險詐欺,這也更讓人對她在 Elisabeth 的謀殺中扮演的角色感到懷疑)不斷出入監獄,目前仍在獄中。

回到豪宅導覽本身。Glensheen 宅邸的確是兼具低調奢華與實用巧思以及當代尖端科技的豪宅。待客室的天花板貼滿金箔,據說是刻意為了讓客人在驚嘆忽略等待主人接見的這段時間的無聊。吸菸室則相當有現代建築吸菸區的氣流分離概念(據說 Clara 很討厭 Chester 抽菸,可是抽雪茄是當時談生意過程中所必須)。客廳裡面除了電燈(整棟房子的照明都是以電力為主)還有備用的煤氣燈,而史坦威鋼琴則特地請工匠扒了皮並重新裝上符合室內風格的木皮。臥室裡的水晶燈是當時還不叫第凡內的第凡內水晶燈。當時電話發明仍未滿十年,整棟屋子裡卻已經設有許多對講機,豪宅的居民甚至可以在浴室中用對講機吩咐僕人,等洗好澡換好衣服,牠們要求的東西便以精準備妥當而無須等待。Chester 的圖書室有千餘冊藏書,上面作留有 Chester 的筆記,可證這些書並不是擺好看的。不過 Clara 對於這種在好好一本書上塗塗抹抹的行為很不能苟同。在主餐廳裡有人指著一個東西問導遊說這是銀製的嗎?導遊回答說在這裡你看到像是銀製的東西其實全部都......就是銀製的 XD 不過這也使得保養銀器成了僕人們的惡夢。據說當時僕人們最叫苦連天的一個工作就是擦拭餐廳中的吊燈。得要從早上擦起,擦到傍晚才能趕上在主人一家用餐前搞定。另外,光是餐廳裡的一張地毯,當年其價值就足夠購買一棟普通房屋了。而在女傭宿舍區我們可以看到僕人的房間雖然樸素但是也很乾淨明亮,導遊說當年一般中產階級的公寓大概也就是長這個樣子,而一個月三十美金的薪水也是足以令人稱羨的了。另外,僕人每日餐點和主人完全相同,只是是在另外的餐廳裡面提早一小時用餐。不過,之後又走到的一間作為早餐室的日光室才是令人驚訝於 Congdon 家的財力。這間房間看起來雖然很舒服但是好像也不是特別奢華。然而導遊告訴我們這間房間是整棟宅邸中成本最為高昂的一間,原因就在於牆上的磁磚,每一片的價值都超過一個傭人四個月的薪水,也就是說一個收入還不錯的幫傭工作一輩子也也買不起這個房間的一面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參觀完了室內,室外就可以自由拍照了。這部分的真像請見下面的相簿。我們先在大宅外的花園晃了一下,然後信步走到湖邊。湖邊的景色才是令人傻眼,完完全全的傻眼。雖然 Canal Park 跟 Lakewalk 一帶也有很漂亮的湖景,但是同時遊客也總是很多。這裡的湖邊卻安安靜靜的,大部分的時間都沒有別人(顯然不是每個來 Glensheen 的遊客在參觀完大宅以後都會來湖邊)。平靜的湖面藍得驚人,天空也藍,加上幾朵白雲與倒影,還有似乎被遺忘的碼頭,一整個就是寧靜,讓人想要坐下來發呆微笑流口水度過一整個下午。可惜 "一整個下午" 已經結束啦。閉館時間在即,我們趕快衝去販賣部(以前的牛棚與馬房。當年這裡連牛奶都是自產的)買了幾張大宅室內景色的明信片留念,弄到閉館前幾分鐘才不情願地開車回家。
2009 07 05 glensheen

3 則留言:

Pheretima 提到...

鬼在哪? 在哪呀??
感覺一點都不恐怖....

Lucky 提到...

這湖也太大了點... (and 有正妹!?) (遞麥克風)

Bob Lu 提到...

就豪門 豪宅 加上真相未明的謀殺 當然就會產生鬧鬼傳說啦。我也沒看到鬼在哪。

這湖是世界最大的湖--蘇必略湖啊。能不大嗎?

咩是現任屋友。月底就要搬走嚕。我們目前是很糟糕的酒肉朋友關係。我覺得我的人格一定有重大的缺陷,得了一種老是跟正咩變成糟糕的酒肉朋友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