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02, 2009

去看 Wicked(可惜這次不是十塊錢) [Feb, 23, 2008][May, 02, 2009 updated]

--== May, 02. 2009 update ==--

看了 Wicked 原著西方女巫傳的情節大要(對不起全書還沒唸。下次回台灣弄一本中文版來看看吧),回想一下 Wicked 的故事,才注意到這個故事的女性自覺以及女性情誼色彩實在很強烈。女性自覺方面,Glinda 是傳統女性價值觀的典型,閃亮亮,愛八卦,善良單純,而且最重要的,聽話。而 Elphaba 事實上也是一輩子都試圖將自己塞進這個標準女性的框架裡。即使在她發現自己的魔法天賦以後,她心裡幻想的還是在被奧茲大巫師注意到以後,大巫師能幫他去除這一身綠色。一直到第一幕結束的 Defying Gravity 一段,Elphaba 才終於認清自己不會成為漂亮可愛的女孩,並非單純是外表的限制,更重要的在漂亮可愛受歡迎根本不是她真心所求。在女性情誼方面,整個故事雖然環繞 Glinda, Elphaba 跟 Fiyero 的三角戀情,但是 Fiyero 從頭到尾整個影薄,他跟兩名女角的感情也沒有甚麼令人印象深刻的鋪陳,更造成他最後忽然選擇跟 Elphaba 在一起的結局有點牽強。反而是 Glinda 跟 Elphaba 的對唱幾乎包含了劇中所有動聽且意境深遠的重點歌曲,例如第一幕結束前的 Defying Gravity 中 Elphaba 要求 Glinda 跟她一起私奔,以及接近結尾,兩人訣別的 For Good 中互相承認彼此深深改變了對方。甚至,看過全劇以後再重聽一開始的 "What is this feeling" 感覺更是曖昧。

--== end of update ==--

決定去看 Wicked 的時間有點晚,票已經幾乎售罄,我跟一起去看的同伴甚至沒有辦法買到坐在附近的票,最後是一人各分据劇場的一個角落。真的是靠著牆,角落中的角落啦。這樣還要四十二塊洋錢真是... 不過不管怎麼說都比百老匯便宜,比台灣其實也沒有貴到哪去啦。

Wicked 的音樂就我聽來是比韋伯音樂劇更為 pop 的走向,聽過就可以琅琅上口,很容易貼近新一代的觀眾,但是對於音樂劇中的古典音樂色彩有期望的觀眾可能就會覺得有些落差了。

場景方面則可以說是有貓的色彩繽紛加上歌劇魅影機關繁複繁複。我很喜歡到處都用上一堆有齒輪的道具。沒什麼原因,反正齒輪是我的浪漫。

Wicked 的劇情其實從上半場中盤以後就滿陰暗悲傷的。中間穿插的對話笑點我是覺得有點刻意淡化情緒的味道,少一點或沒有反而更好,但或許是為了市場考量吧。

當然,這樣的市場取向之下,倒是讓今天去看戲的我有了一個額外的收穫:好多盛裝打扮的金髮小蘿莉。穿小禮服的金髮蘿莉真的是萌到不行啊 >///<

3 則留言:

Holy 提到...

沒圖沒真相~

Bob Lu 提到...

真是抱歉我恥力有限。還沒有到敢當怪叔叔到處去拍金髮蘿的程度......

Gene Ng 提到...

你們這兩個羅莉控......(>.<)